跨越五个朝代的“柯山书院 ”

来源:衢州新闻网-衢州晚报 2021-04-08 08:07

汪筱联

据《文献通考》载,浙江西安(今衢州)的柯山书院是南宋22个著名书院之一,因朱熹、徐霖曾到此植树、讲学而名闻天下。

讲书堂已成废墟 汪筱联 供图

不过,历朝志籍均记载柯山书院“在烂柯山右(即山的西边),去城二十里”,将梅岩精舍和桥南书院混淆成柯山书院。日前,笔者与友人再次前往柯城区石室乡新东村讲书堂背自然村,实地考察柯山书院遗址,并利用陋室《明代府志》《清康熙府志》《衢县志》《栏柯山志》等史料,对此前的诸多存疑予以考证,厘清了梅岩精舍、桥南书院、柯山书院以及讲书堂、柯山堂的关系,还原了柯山书院的本来面目。

1梅岩精舍读书处

烂柯山梅岩,是一处幽静的景点,位于烂柯山西南面,由四座岩洞组成。其主洞南北宽15米,深10米,高5~8米;南洞南北宽4米,深11.7米,高2米;北一洞南北宽9米,深15米,高5米;北二洞南北宽4.5米,深14米,高2米。在岩洞前筑有“仙乐台”,台高10米,占地800平方米。

北宋年间,里人毛友辞官后隐居烂柯山梅岩,筑屋称“精舍”,故有“梅岩精舍”一词传世。

毛友与陆游友善,最工小词,诗文也甚著名,曾任宣州、婺州通判。筑梅岩精舍后,毛友在此专心著述。毛友之子毛幵也读书于此,隐居不仕。

梅岩精舍毁于何时尚不明确,但在明初胡翰《游石桥记》(即《青霞洞天游记》)载:“问道士梅岩精舍所在?莫有知者。”可见,到明朝初,梅岩精舍已经不复存在。

在梅岩精舍建成到明初的200多年间,衢州先后经历多次战乱,其中,南宋末元初的1276年,永康人章堉率领的农民起义对衢州文化建筑造成了极大破坏,菱湖、峥嵘山一带大部分建筑,乃至刚建成22年的南宗孔氏家庙都未能幸免。笔者存疑,以当时农民对封建教育的仇视,梅岩精舍是否也在这一年被烧毁?

2桥南书院盛极一时

南宗淳熙八年(1181),衢州连年发生水旱灾害,民大饥。提举浙东常平茶盐公事朱熹奉命来衢视察,并到桥南书院视事,亲手种植桂花树和罗汉松以记。彼时,在官方行文中有了桥南书院的称谓。这是桥南书院的最早出处。

史籍中另有记载:景定三年(1262),知州谢奕中复请孔子五十世孙孔元龙为桥南书院山长。孔元龙著有《柯山论语讲义》《鲁樵集》等,老先生九十岁上仍手不释书。后书院毁于兵燹。景炎二年(1277),徐天俊重建桥南书院,次年任山长并改名柯山书院。

衢州在景定五年(1264),曾发生詹沔起义。詹沔,今常山县何家乡石村人。其时,久旱不雨,常山年景很糟,衢州知州谢暨又派都吏徐信到常山督政,加捐加款,在塔山上建造集贞观。荒年中如此大兴土木,横征虐民,怨声载道。詹沔乘机领百姓起事。詹沔率余部顽强抵抗,浴血奋战数昼夜,终因寡不敌众而英勇牺牲。朝廷为绝后患,捕杀詹沔全家及亲友数十人,也因这次战事波及衢州,桥南书院被毁。

淳祐九年(1249),衢州“郡守游钧建柯山精舍,命霖开讲”。徐霖讲学曾盛极一时,四方士子前来听讲者达三千多人,学者称他为径畈先生。宋赵汝腾在其诗《赞径畈使君柯山仲春讲席之盛》:“赢粮多士二千余,争向柯山讲席隅。立天地心鸣道铎,开生灵眼识师儒。孔融鲁国奇男子,孟氏邹人大丈夫。我在紫霞洲上笑,惜无羽翼到三衢。”

3柯山书院及其民间称谓讲书堂

景炎三年(1278),徐天俊重建桥南书院后改名柯山书院。此后,官方行文中均称柯山书院。

但柯山书院的称谓最早并不源于徐天俊,早在淳祐四年(1244),衢州郡守杨彥瞻就曾请于朝廷,将桥南书院命名立为柯山书院。徐霖讲学盛极一时,宋代翰林学士赵汝腾在其诗《赞径畈使君柯山仲春讲席之盛》中也已有“柯山”二字传世。

后,元大德元年(1297),陈彥正任柯山书院山长。元至正十九年(1359),红巾军名将常遇春在占领金华后,很快就发起了攻占衢州城的战事。据《明鉴纪事本末》记载,这场战事整整打了两个月,柯山书院在战火中焚毁,其存世约181年。

讲书堂是书院的民间称谓。讲书堂一词始于淳祐九年(1249),衢州郡守游钧买田,为柯山书院筑舍,称柯山书院为讲书堂。之后,民间一直以 “讲书堂”地名流传至今。

4书院大堂柯山堂

衢教谕俞任礼《跋郡守杨彦瞻(九经韵补)》有云:“泳斋先生治衢之暇日,揖任礼于柯山堂。”现在可以理解为:讲书堂大堂为柯山堂。以中国古建筑的设计,讲书堂正厅大堂内悬“柯山堂”匾,两侧是楹联(待考)。郡守杨彦瞻在修复柯山书院后,每当闲暇日,就到柯山堂坐坐,与教谕学士们讲学聊天,当作休闲度闲暇日。郡守杨彦瞻治衢为淳祐四年(1244),时徐霖始登第。时柯山书院中就有讲书堂之名传世。所以也就有史籍中的柯山书院的记载。后来也就有了徐霖讲学,学子三千听课的佳话。

元泰定三年(1326),柳贯作为衢州路主官的幕僚,其间曾作诗《送陈彦正山长奉亲赴柯山》:“之官深入烂柯乡,高坐葵园旧讲堂。邓氏三为文学掾,菑川重起孝廉郎。板與行乐春犹早,萱草忘忧日正长。太极一图关道妙,为开幽翳出朝光。” 柳贯有自注曰:“徐径畈常讲太极,于是与紫阳殊旨。”可知,此处讲堂就是今之“讲书堂也”。记录了当年的“柯山堂”就是文献资料中的柯山书院。

作者后记:

南宋及元朝时所指的柯山书院,应是梅岩精舍和桥南书院的结合体,两地相隔里许。梅岩精舍最早出现是以文人隐居读书之处,空间狭小,以幽静、远离闹市而著称,书院出现后成为讲师的讨论、交流场所,所以在现梅岩景点内不可能有古代书院的遗迹。桥南书院位于烂柯山石桥之南,具体位置在石室村与新东村之间的二座山岗之间,是一处方便学生学习、交流、生活的场所。南宋朱熹、徐霖讲学时,数千学子听讲就在桥南书院举行。因时间岁月的作用,书院房舍倒倾后荒芜。

衢州山水绮丽,民勤物阜,历史悠久。柯山书院的真相有待我们一层层剥开才能获知,但不可否认,它是中国文化遗产中不可多得的、珍贵的文物遗产,具有极高的文化价值。特别是朱熹曾亲手种下的桂花树和罗汉松,可谓亚圣文化在衢州宝贵的文化遗存,我们要极力保护其遗留,以增添衢州历史文化的魅力。

扫码分享到手机

(来源:衢州新闻网-衢州晚报  责任编辑:吾献红)

  • 联通